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管理 >> 正文
 
谢国忠: 经济发展要靠提高百姓收入
我要打印   IE收藏   放入公文包 
添加人:jndk 添加时间:2008-12-23 23:03:02 来源:济南德科通信 山东济南网络电话 山东网络电话 济南话吧 德州网络电话 400电话 山东网络话吧  点击:

 

 谢国忠:中国房地产的问题是开发商、地方政府、银行的问题。
 2008年12月23日   金融界





    明年下半年经济或能稳定

  问:谢老师,您好!我们也知道您担任过摩根史丹利的经济学家,这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已经从进金融方面向实体转变。欧、美、日,包括中国也相对的进入了一种经济下行的阶段。不知道您对于下行的预期有多长时间?

  谢国忠:现在世界经济正在硬着陆,世界经济大部分都在萎缩,这是因为资产缩水引起来的。整个萎缩的规模有5%的下降,当然政府刺激的话可能会对冲一点。 08年第四季度会很困难,09年第一季度也会很困难,萎缩在这两个季度出现的。明年下半年能够稳定,政府刺激的作用,会起一定的作用。萎缩自己也会放慢,所以明年下半年可能能进入稳定的状态。

    周期性通缩与结构性通胀并存

  问:从最新的数据来看,日前公布的PPI10月份增长是2%,CPI大幅的回落,不知道您对中国是怎么看的?不知道会不会进入通缩的阶段?

  谢国忠:现在是价格有调整,主要是因为有通缩的周期,也有最终需求。通缩是一个广义的概念,今天我们处在这样的环境并不是通缩的环境,短线的价格有下降的压力是因为需求不足。但是中长线由于货币政策非常宽松,再过一年通胀又可能会重新出现。所以我们并不是处于结构性通缩,是属于周期性的通缩。结构性的是通胀。

    技术性救市不可取 经济搞好股市就会上来

  问:可能到明年年底还会继续?你曾经在发言中提到明年下半年经济会有所好转,但是牛市还是很难看到?

  谢国忠:是的,像美国29年的股市高点20年都回不去,60年代的高点也花了20年才回去,资本市场有很长的周期,这次也是类似。这次最近的高点其实是2000年,这次是出现接近2000年的高点,接下来在世界其他国家的股市,包括美国都不会回到这个高点。中国因为是基数比较低,取决于政府的改革,政府如果不改革,还是以出口为主的话会很困难的。股市要回到原来的高点是非常困难的。

  问:这两年大小非解禁的压力也一直影响着市场,您觉得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有哪些办法?
  
   谢国忠:解决问题不能够头疼治头,脚疼治脚,大小非解禁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不能说是别人有股票不能卖来虚拟的支持股市行不通的。现在股市当中大部分股民的股票是要流通的,要禁也是没有用的。预期已经形成了,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去做,政府失去信誉,对于长期更不利。

  问:在目前的市场态势下,监管机构还应该出台一些什么样的措施?比如说平准基金?

  谢国忠:股市到底是由技术行为来推动的,还是由金融经济的基本面推动的?这个在讨论当中大家对这两者没有区分的。股市其实是由经济的基本面来决定的,你用技术性的注入资金,限制大小非等等方法,短期对经济支持不会有延续性的。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人认为中国的股市是一个信心问题,所以大家自己炒起来,不断的在发明新的概念,核心问题是每次炒股票老百姓都亏钱。即使你把概念炒起来了老百姓也是倒霉的,老百姓倒霉钱就越来越少,陷入更大的困境。中国的老百姓耗费购买力低,就是因为老百姓没钱引起的。你把股市搞泡沫,有的人认为把股市搞上去不就是内需了吗?这是发展经济炒股票来看问题,炒股票炒上去了几天开始亏钱,亏钱的话老百姓的钱更少,问题更大。所以这是一个头疼治头,脚疼治脚的问题变成了头疼治脚,脚疼治头,这是非常危险的。看经济要从系统的看这个问题,要把经济的发展模式搞好,股市会跟着上来的。如果想把股市炒上去,把经济带上来,即使成功的话也是短线的,会陷入更大困境。

    股市是正常价 再炒起来非常危险

  问:但是目前来看国家这次推出的这些政策出台可能在短期会有一些作用,比如说4万亿一出台,股市就涨了一段时间。但是现在大家对未来还是感觉很悲观。

  谢国忠:中国的股市不便宜,市净率超过2倍,大家觉得股市低迷是有一错觉,如果大米从1块钱涨到6块钱再掉到2块钱,没有人会觉得2块钱太低的。但是股市从6000点掉到2000点大家就觉得掉得太低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千万不能让某些人忽悠了,中国股市是不低的。

  问:现在进入了一个合理的估值?

  谢国忠:但是经济的基本面有不确定的因素,股市的泡沫没有了,但是不是很低,不是说跳楼价,破产价,我们是正常价。是我们的经济基本面有问题,这样结合起来,股市过于波动还是有风险的,这种情况下,股市太低了还要炒起来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有一些人见过6000点,他到2000点就不能接受了,已经失去理智了,说话都没有根据了。这都没有根据。

   楼市问题是供应与购买力脱钩 调整还需两三年

  问:我们现在在楼市是不是也存在股市的问题?

  谢国忠:我看房租回报率都是3%或者更低的,这是不可维持的。最后楼价是要调整的。

  问:你觉得这一拨调整的时间会有多长?

  谢国忠:楼市见底要比股市见底长很多。楼市调整至少要两三年。

  问:现在还存在比较大的泡沫?

  谢国忠:现在有一些开发商还是抱希望的,他把这个问题看成一个信心的问题。我一直讲,跟老百姓对持,不降价就要买。不是这样的,现在老百姓没有钱,他现在还在幻想老百姓跟他博弈,不是博弈,老百姓没有钱。就要降到老百姓买得起的位置,这是核心问题。

  问:您刚才也说老百姓没有钱,但是政府给老百姓降低了首付比例,降低了税收。

  谢国忠:政府补贴也是一个办法,可以提高老百姓的购买力或者是降低价格。中国房市涨得太高了,老百姓没有钱。现在都是空房子,中国的存货比美国要高很多,在建的房子那么多,接下来房子存货增加更多。我们的价格像沿海有崩盘,很多地方还能维持是因为银行没有逼债,所以可能维持。银行不逼债是因为一逼债就变成坏帐了。大家都在做游戏。

  问:这就是我下一个想问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在深圳、广州这一带已经出现一些断供的问题了。

  谢国忠:中国房地产的问题不是购房者的问题,不是按揭的问题。中国老百姓负债水平低,有一些极端的例子比如说断供什么的。中国的核心问题是在房地产商手里的房子造好的跟已经在建的巨大供应,这跟老百姓的购买力严重的脱钩,这是中国老百姓的巨大问题,不是说老百姓买了房子不还贷款,像美国这样要破产。中国个别的案例有,但是不是普遍的现象,中国老百姓的负债水平是非常低的。把中国房地产问题看成老百姓的问题,不是那么回事。中国房地产的问题是开发商、地方政府、银行的问题。

   外汇储备最好换成指数基金 可以考虑汇率开放

  问: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我们国家持有大量的外汇储备,这些外汇储备随着美元的贬值也会大幅度的缩水,您认为现在是我们进军海外寻找并购的好时机吗?

  谢国忠:让政府官员去做基金经理的话是很危险的,我写过很多次。中国如果有外汇储备的话,要换最好是买指数基金,从美国的国债换成指数基金,1个月以前可以,现在已经不可以了,美国的股票已经不便宜,要找适当的时机换成指数基金比较好,这样能保值。美国的国债利息那么低,美国印了那么多的钞票,这个钱贬值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今后我们的外汇储备也少积累,怎么办?可能需要我们的汇率改革,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在热钱压力没有的情况下,我们更要改革。过去有热钱改不容易,现在可以汇率开放,波动,让它浮动,以后我们的外汇储备就少积累,也少麻烦。我觉得这是值得我们考虑的一件事。

  问:有一种观点是在动荡面前,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可能会有所提高地位。

  谢国忠:我们处于一个这样的心态,就是别人压制我们,我们应该怎么得到人家的认可。我觉得这种方式可以换成另外一种行为方式,我们做到了别人会来认可我们的,我们不一定要别人非要认可我们。美国成为超级大国,不是推的,而是全世界求他的。我们国家变强大了,别人会来求我们的。不要追求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都是不重要的机构,在这个机构里面我们占的股份当成一个大事去炒,这都没有意义。重要的是我们要把国家开放,汇率浮动,基本上开放,让其他国家到中国来投资,我们不光是搞出口,让全世界人到中国来,让中国变成全世界,变成像美国这样,我们的经济才能搞得好,我们的地位自然上去了。如果你自己在保护,什么东西都保护,反复的在强调你们要认可我们,要提高我们的地位。我觉得地位不是靠求人得来的,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

   经济发展要靠提高老百姓收入

  问:您曾经说到过在金融危机面前,亚洲国家像韩国、印度尼西亚可能会面临一些危险,但是中国的负担比较低,他们的风险比较大。

  谢国忠:家庭的负债率,政府的负债率也比较低,政府的负债率比较底,但是其中一部分是地方政府的负债,隐性负债。中国总的负债率还是相对比较低的,但是集中在企业和地方政府这一摊。那边的困难比较大。所以短线是靠通过中央政府借钱来创造需求,来疏解企业的困难和地方政府的困难。中长线来说,我们还是要改变我们的发展模式,更要开放,不要过渡的依赖出口,还要让全世界其他国家到中国投资,让我们变成更像美国,我们提高老百姓的收入,让老百姓消费。现在我们说提高消费只是喊口号,老百姓没钱怎么消费?第一个要想到的是怎么提高老百姓的收入,这样才能有消费支持经济。


最新供应信息
最新求购信息

载入中...

 

载入中...





  >> 站内搜索
载入中...
  >> 企业动态
载入中...
  >> 行业动态
载入中...
  >> 产品推荐
载入中...